Hackenberg)和其他几位高管因大众尾气门丑闻爆发

据路透社报道,保时捷5月2日宣称,因尾气门停止七个月后,其研发总监(Wolfgang Hatz)已经辞职,并且相关调查未发现该负责人参与柴油机作弊的证据。

铁打的大众,流水的时间。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距离2015年9月18日大众汽车排放丑闻被曝光已经整整一年时间。在丑闻曝光初期,全球汽车界为之震动,前任CEO马丁·文德恩火速下台,股价在短短十多天的时间里狂跌近40%……一时间甚至有风声传出:大众面临巨大的财务负担,已经开始考虑出售旗下资产。

盖世汽车讯 据路透社报道,奥迪研发负责人由于了解3.0升柴油车使用了作弊软件,但在宣誓时却故意欺瞒调查人员,而被暂停职位,将在本周接受调查。

盖世汽车讯 据外媒报道,奥迪技术研发总监Stefan Knirsch由于卷入大众集团尾气排放丑闻被停职。奥迪在本周一声明中表示Knirsch的离职即刻起效,奥迪未说明其离职原因同时未指定继任者。

2015年9月大众柴油机作弊曝光后,贺驰被停职处理,与之一同停职的还有奥迪研发总监乌尔里希·哈肯贝格(Ulrich Hackenberg)以及大众品牌研发总监诺伊斯(Heinz-Jakob Neusser)。保时捷5月2日称,因停职已持续了七个多月,该研发总监决定向公司提出辞呈。

如今一年过去了,大众虽然面临多方面的压力,但尚未到出售资产的地步。为了填补排放门的亏空,大众再度选择加码中国市场,以及瞄准新能源。例如推进其电动车计划,在中国市场与江淮汽车达成合作,违反常态的第三家合资企业渐渐浮出水面。

德国《星期日图片报》(Bild am Sonntag)9月18日称,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调查发现,奥迪技术研发董事Stefan Knirsch对3.0升柴油车作弊一事知情,但却对此有所隐瞒。截止至目前,Knirsch已被做停职处理。

奥迪作为大众集团重要的技术孵化器最近几周成为大众尾气门起源的重点调查对象。奥迪研发的3.0L柴油发动机问题在美国还未得到解决。

保时捷监事会已经任命其质量管理负责人Michael Steiner立即接替贺驰。

由于本次大众汽车涉案主要为柴油车,而中国市场上柴油车份额并不高,因此在丑闻曝光之初,大众宣布在华召回约2000辆进口柴油车型后,“排放门”便渐渐冷淡下来,只是偶尔有消息从海外传来。

奥迪已承认旗下3.0升V6柴油机安装了尾气作弊软件。美国当局认为该品牌违反了本地法律。在该国,大众品牌也深陷“尾气门”泥沼。

上周有德国媒体引用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报道称Knirsch知道3.0L发动机使用作弊装置的事实并撒了谎。

大众4月份称,美国众达(Jones Day)法律事务所正在调查其高管在柴油机作弊中扮演何种角色,这一调查已进入最后阶段,将在2016年第四季度结束。

今天,NBD汽车通过时间轴,回顾这一年来“排放门”事件到底给大众和汽车行业带来了哪些影响?

Knirsch于2015年接替乌尔里希·哈肯贝格(Ulrich Hackenberg)任职奥迪发动机研发负责人。“尾气门”丑闻曝光后,哈肯贝格与其他两位负责大众发动机研发的高管被停职,随即辞职。

Knirsch现年50岁,前奥迪动力研发负责人,继任乌尔里希·哈肯贝格(Ulrich Hackenberg)之位。乌尔里希·哈肯贝格(Ulrich Hackenberg)和其他几位高管因大众尾气门丑闻爆发离职。

4月份大众与美国监管机构签订了一份框架性协议,回购或修复近50万辆汽车。相关消息及分析员称,该集团至少需要花费100亿美元。

大众的“自作自受”

文章来源:盖世汽车

Knisch年初在接受外媒采访时称奥迪正在努力预防未来问题的发生,同时仔细监测每一款软件研发以防类似尾气排放丑闻的事件再发生。

此外近90,000辆保时捷、奥迪和大众品牌的汽车也配置了不符合美国排放标准的六缸柴油发动机,4月份的协议不涵盖这些车辆。

阿里员工插件抢月饼的事件在短短的数小时内就结束了,而“排放门”事件对大众高层人事方面的影响则持续了半年多时间。

本文版权为盖世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

美国众达针对奥迪CEO施泰德的调查暂无证据表明其涉嫌大众尾气排放作弊事件。但是奥迪发动机和变速器研发总管Knirsch的离开或进一步证明大众旗舰豪华车品牌和大众尾气门丑闻的联系比人们之前所想的更多。

最先发酵的是董事会震荡。

奥迪副董事长Berthold Huber在一份代表10名奥迪监事会成员的独立声明中表示:“从一开始我们就明确表示过处理丑闻的事件上,无论涉及谁,需要行动我们绝不手软。” Knirsch曾保证过在其任职前完全不知道柴油机软件作弊一事。Huber称:“很不幸,调查结果显示并非如此。”

去年9月23日,大众汽车时任CEO马丁·文德恩辞职,并且在离职声明中称其本人“并未做错什么”; 10月14日,斯柯达品牌CEO范安德辞职,不接受新任命的大众北美区负责人职位;今年3月10日,处于“排放门”丑闻漩涡位置的大众美国CEO迈克尔· 霍恩离职,这一场高层的人事震荡才算暂告一段落。

Knirsch是奥迪在和宝马、奔驰竞争新技术领先地位的多年较量中失去的第四位研发总监。

单从人事方面来说,这一次洗牌对大众汽车来说已经是不小的损失。在过去的一年中,大众方面传出的各种消息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人事变动。

文章来源:盖世汽车

除了上述提到的高层管理职位,期间,在大众汽车供职30年的老将、奥迪研发总监哈肯贝格博士在遭到停职后也请辞离开。至于此案涉及的人员总人数,路透社曾报道称约为40人左右,但是到目前为止,具体人数尚未确认。

本文版权为盖世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

美国时间9月9日,大众工程师James Robert Liang在美国认罪,承认参与了排放丑闻核心产品EA1892.0升柴油发动机的研发,最高可能面临5年刑期,这也是大众“排放门”事件调查的最新进展之一。

据了解,James Robert Liang在大众也有25年的工作经历,并且担任大众美国柴油性能部门负责人。

除了大量人才的流失,巨大的财务压力也是“排放门”带来的后果之一。在丑闻曝光之初,美国司法部对大众汽车开出的罚单就高达180亿美元,而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巴西、韩国等都对大众开出了数额不等的罚单。

此外,针对大众的民事诉讼案件也在不断累积。今年6月底,大众同意向美国消费者共赔偿153亿美元,成为美国历史上汽车相关的最大一笔消费者赔偿。 在这之中,约有100亿美元赔给了47.5万大众或奥迪品牌涉案车型的车主。不过这也只是较早确定下来的一个例子,在其它国家,大众也面临着大大小小数百 起的诉讼,而这些至今还未完全解决。

对汽车行业的影响

从事件的严重程度上来讲,大众“排放门”事件与丰田“踏板门”和高田“气囊门”都不同,并未直接对消费者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但是因为其“故意作弊”的行为破坏了消费者对汽车品牌的信任,美国和欧洲两大市场又率先表示了强硬的态度,因此其它地区也迅速跟进。

“排放门”丑闻曝光后,除了美国对进口柴油车进行了更多的检查手续,全球许多市场也开启了对排放情况的检查。而在检查之下,也确实有许多车企的问题被暴露。

今年1月份,外媒报道称,雷诺汽车部分车型被检测出车辆尾气排放超标,随后其法国办公地点也遭到相关机构的搜查。虽然当时并未确认使用了作弊软件故意造假,但是雷诺股价短时间内一度暴跌20%,可见资本市场对排放造价事件的敏感。

至于今年4月份被举报排放造假的三菱汽车,则已经陷入了与大众汽车同样的泥潭当中。由于三菱汽车实力无法与大众汽车同日而语,其不得不在股价大跌时接受日产汽车伸出来的“援手”,同意出售34%的股份以求度过难关。

在事件发生一年后回头去看,大众汽车的造假让整个行业重新认识了柴油车技术,并取得了深刻教训。对于大众汽车本身,其诉讼案件的后续赔付以及品牌的重建,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完成。

大众“排放门”丑闻时间线:

2015年9月18日:美国环保署与加州空气资源管理局公布大众作弊行为,称“大众在向EPA、加利福尼亚州和消费者掩盖事实。”消息称大众在美国共有48.2万辆车实际排放超标40倍之多,最高可能面临180亿美元罚款。

9月19日:大众停止了涉案2.0升柴油车型在美国的销售,2014年,大众在美国销售的新车中柴油车占20%。

9月21日:大众在美国推出经销商辅助项目,以求稳定经销商近期内的利益。时任大众集团美国CEO迈克尔·霍恩给经销商写信时称:“我们理解近来的 事件给你们的业务带来了压力,我们承诺为你们提供支持。”这一天同时也是丑闻曝光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大众汽车股价较17日暴跌20%。

9月22日:大众承认全球范围内共有1100万辆车搭载作弊装置;当天股价再跌17%。

9月23日:大众集团CEO马丁·文德恩辞职。文德恩承认为柴油车“违规”负责,同时坚称其本人“没有做错什么”。

9月24日:媒体报道称,大众时任美国CEO迈克尔·霍恩将离职,大众美国经销商表示反对,称霍恩的离开“对我们的市场和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亚于一场灾难”。

9月25日:时任保时捷董事长马蒂亚斯·穆勒被任命为大众集团CEO,接替两天前离职的文德恩。同时迈克尔·霍恩得以留任,任命原斯柯达CEO范安德掌管大众集团北美业务,11月1日到任。

9月28日:路透社报道称,奥迪研发总监乌尔里希·哈肯贝格、保时捷研发负责人贺驰、大众品牌研发负责人诺萨被停职。

10月1日:大众宣布已经聘请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调查排放门事件。

10月2日:大众设立专门网站,供车主查验其车辆是否涉及排放门事件。

10月5日:大众股价较9月17日已经下滑38.59%。

10月8日:大众美国CEO迈克尔·霍恩接受美国国会质询,其表示:作弊软件“由少数工程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安装的”。同日,大众集团德国总部被当地检方搜查。

10月14日,大众汽车集团旗下斯柯达发布声明称,CEO范安德将离开大众集团,不会在11月赴任大众北美区域总裁的新职务。

10月23日:外媒报道称,大众集团质量总监弗兰克·图赫(Frank Tuch)已被停职。

10月27日:大众集团动力总成电子系统负责人Hanno Jelden被停职。

10月28日:大众集团公布2015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当季亏损34.8亿欧元,2014年同期盈利32.3亿欧元。

11月2日:EPA和CARB通告大众还有违反《清洁空气法》的其它违规行为,涉及约1万辆3.0升V6柴油发动机,品牌涵盖大众、奥迪以及保时捷。

11月3日:大众调查发现,集团另有约80万辆车二氧化碳排放和燃油经济性数据失实。

11月9日:大众宣布为美国48.2万车主提供价值1000美元的补贴。

北京时间11月19日,大众汽车集团总裁兼CEO海兹曼在广州车展上表示:鉴于当前的形势以及对投资计划展开重新评估的必要性,公司决定将增持一汽大众股份的计划推迟2-3年。

11月20日:大众汽车向EPA和CARB提交涉案2.0升柴油车维修方案;同日,上述机构确认大众2009年以来在美销售的3.0升柴油车均存在违规,涉及车型达到8.5万辆。

11月25日:德国机动车辆管理局通过了大众在欧洲对1.2升、1.6升以及2.0升柴油车型的维修方案。

12月3日:奥迪研发总监、在大众供职30年的乌尔里奇·哈肯贝格离职,此时其已被停职两个月。

12月9日:大众修改说法,称涉及二氧化碳排放超标的车型仅为3.6万辆左右。

12月10日:大众集团董事长潘师表示:工程师发现EA189 2.0升柴油发动机“不可能”满足美国对氮氧化物的要求,因此安装了作弊软件。至此大众已有9名存在涉案嫌疑的高管被停职。

2016年1月4日:美国司法部对大众、奥迪以及保时捷三个品牌的违规行为提起诉讼,称大众多年来故意向相关机构隐瞒了作弊软件的存在,同时开出了最高可达480亿美元的罚单。

1月10日:穆勒履新后首次访美,向媒体表示“大众并没有说谎”,否认作弊行为;随后又澄清这一说法是媒体误读,并对排放门事件道歉。

1月12日:CARB驳回了大众此前提交的2.0升柴油车型解决方案,称方案“不完整”、“存在实质上的缺陷”。

2月19日:韩国最高检察院办公室(SeoulSupreme Prosecutors' Office)搜查了大众和奥迪韩国公司以及该公司一名高级主管的办公室,查封了该公司与大众总部来往的邮件,以及尾气查证和汽车认证的文件。

3月9日:大众美国CEO迈克尔·霍恩基于与大众的“共同协议”离职。

4月21日:大众宣布将对美国消费者提供补偿以及回购服务,约50万辆2.0升车型。

6月28日:美国司法部宣布,大众已经同意支付150亿美元罚金,其中100亿美元用于回购受影响的2.0升柴油车,27亿美元用于环境补救基金,20亿美元用于电动车项目。

8月25日:大众同意对其652家美国经销商进行补偿,总体价值约为12亿美元。

9月7日:江淮汽车(600418.SH)发布公告称,大众汽车投资有限公司与安徽江淮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德国沃尔夫斯堡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双方将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成立一家新的合资公司,计划在5个月内签署正式协议。

9月9日:大众柴油车工程师James Liang承认在近50万辆2.0升柴油车型的作弊事件中,参与同谋、欺诈以及违反《清洁空气法》。其自1983年起供职大众。

本文由新豪天地登录网址发布于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Hackenberg)和其他几位高管因大众尾气门丑闻爆发

TAG标签: 金沙6165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