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是我在大众汽车集团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

大众汽车集团CEO穆伦

“救火队长”迪斯

大众承担排放门责任 中国对2025战略很重要

2016-06-08 08:23出处:每日经济新闻 [转载]责编:王一萍

“过去几个月时间,确实是我在大众汽车集团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段岁月。”

6月7日,大众汽车集团CEO穆伦在北京参加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第四届圆桌峰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一方面是排放事件所造成的影响和我们要处理的工作,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正在努力推进改组和改革。”

确实是我在大众汽车集团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段岁月,大众汽车集团CEO穆伦表示。大众汽车排放门事件在去年9月爆发之后,迅速扩大到全球多个国家,并涉及大众集团旗下多个品牌和多款车型。同时,穆伦临危受命,接替文德恩出任大众汽车集团CEO。

随后,大众在内部启动了对排放门事件真相的调查,以及与各国政府沟通解决方案,并进行赔偿。穆伦介绍说,“我们将为柴油发动机排放所产生的、包括民事赔偿在内的所有后果计提162亿欧元的费用。”

162亿欧元相当于大众汽车2015年运营利润的1.26倍,让这家全球最大汽车公司终止了连续20多年的盈利纪录,去年首次出现了14亿欧元的亏损。

比赔偿金额更难以估算的是对大众集团旗下汽车品牌带来的负面影响,为了使大众汽车尽快重振信心,穆伦启动了2025战略和内部去中心化改革措施。希望改变此前“中央集权”式的管理方式,让大众汽车尽快渡过难关,并保持对未来市场的竞争能力。

162亿欧元能否渡难关?

美国司法部今年1月起诉大众汽车,称其为将近60万个柴油发动机系统安装排气检测值作弊软件。这一诉讼仅涉及大众汽车在美国市场销售的将近60万辆汽车。《纽约时报》曾计算,大众汽车在美国可能面临190亿美元的罚款。

显然,这一测算的罚款金额已经严重超出了大众汽车的预期。此前,大众在其年会上已经公开表示,将拿出162亿欧元的资金用于处理排放事件的后续事宜。

穆伦对记者表示,“162亿欧元不是一个小数字,至于这笔钱是不是能够最终解决包括民事法律纠纷在内的所有问题,还要在接下来的时间再看一看。”

6月下旬,大众汽车还将与美国政府部门商谈包括民事赔偿在内的各种方案。穆伦说,同时与美国司法部进行深入交流,希望在几周或者更长的两到三个月内就对客户的赔偿达成一致。

根据大众汽车2015年财报,大众收入2130亿欧元(约合1.6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4%,全年实现运营利润128亿欧元(约合954亿元人民币),计提的162亿欧元准备金已经超过了其全年利润总额。

比巨额赔偿金更重要的是重拾品牌的信任度。穆伦认为,通过现在所采取的措施能够挽回客户对我们的信任。这对大众汽车以及旗下的12个品牌来说至关重要。

从今年一季度的业绩表现来看,大众汽车的销量和利润表现正在逐渐恢复。一季度,大众汽车完成销量250.8万辆,增长0.8%,超过丰田成为全球销量冠军,营业利润也增加了3.4%。

“非常抱歉大众汽车发生排放事件,我们将竭尽全力找到事件的真相,并将在组织上、工作流程上避免今后类似错误的再次发生。”穆伦所称的工作流程的改善包括,在集团董事会层面专门设了一个负责法规和合规事务的集团董事,并在内部进行各个业务层面的检查,保证所有的工作都是在合规合法的状态下进行。

“我们对这个事件感到异常震惊,大众汽车集团自己要承担所有的责任和后果。”穆伦说。

中国对2025战略至关重要

在排放门事件持续发酵的同时,穆伦正在着手大众集团内部的改革,并提出了2025战略,力争让这艘汽车行业的巨舰不致偏航。

“正在制定大众汽车集团的2025战略,希望12个品牌通过去中心化措施变得更加强大,在区域和本土管理层也能拥有更多的决策权和自主性。”穆伦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大众内部改革的重点。

根据此前报道,大众去中心化的业务集群拆分加速,形成量产车、豪华车、跑车和商用车四个业务集群,同时增强各区域市场的决策力和话语权,由产品纵向到区域横向,简化大众集团决策流程,形成更高效、也多方位协同的决策模式。

由于在全球拥有近120家工厂和60万名企业员工,如何让所有员工适应合规要求,并适应推行的改革,是穆伦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在2025战略中,中国市场的地位仍然关键。从去年的表现来看,中国为大众贡献了超35%的销量。

“中国市场是大众汽车集团最为重要的市场,是决定我们在未来竞争和发展中的地位的至关重要的市场。”穆伦说,大众继续对中国汽车市场保持乐观预期,并且持续投资,今年计划在中国投资40亿欧元。

大众汽车目前在中国拥有两家整车合资公司,目前规划生产能力已经超过500万辆,占据中国乘用车市场近17%的市场份额。

不过,大众在华挑战并不仅仅来自销量增长。大众汽车一季度报告显示,大众在华销量增长了6%,但是利润却下滑了26.5%,大众汽车在中国市场的利润正在被逐渐摊薄。

穆伦回应说,由于中国市场竞争激烈,很多竞争对手在降低产品价格,为此大众当然也要对经销商提供销售支持,这样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财务数据。

而对于大众未来在中国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穆伦认为是“产品”,他透露,在目前最受欢迎的SUV市场,今后两三年就要推出5~6款产品。

大众汽车管理董事会成员、大众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说,不应该仅以一个季度的数字进行判断,其对目前的财务状况还是满意的,而且现在的财务状况保证了大众在中国市场的持续投入。

6月下旬,大众汽车还将与美国政府部门商谈包括民事赔偿在内的各种方案。穆伦说,同时与美国司法部进行深入交流,希望在几周或者更长的两到三个月内就对客户的赔偿达成一致。

图片 1

构架调整带来的变数

显然,这一测算的罚款金额已经严重超出了大众汽车的预期。此前,大众在其年会上已经公开表示,将拿出162亿欧元的资金用于处理排放事件的后续事宜。

大众汽车乘用车品牌CEO赫伯特·迪斯

从这一角度来说,也是中国市场助推了迪斯成为大众汽车集团CEO的结果,毕竟大众汽车集团旗下主要销量品牌都以中国市场为全球最大单一市场,大众汽车品牌又是大众汽车集团的主要销量和利润供应者。

162亿欧元能否渡难关?

2017年,大众汽车集团在全球市场的交付量达到1070万辆历史新高、再次成为全球销冠,进而使集团全年的销售收入上涨6.2%至2307亿欧元,营业利润上涨17%至170亿欧元。市场业绩的提升也让大众汽车集团在资本市场“重抖擞”,2017年年底,大众汽车股价快速回升。整体趋势的向好,让大众汽车集团对2018年也有着自信满满的预期:销售利润在6.5%-7.5%之间,营业收入相比2017年增长5%左右。

或许是长期供职于激进的宝马集团,迪斯2015年进入大众汽车集团以来就显得与众不同,其具备大刀阔斧改革的勇气,无惧势力强大的德国工会,大力推动广泛的改革和紧缩计划,为大众汽车缩减3万个工作岗位,节省了37亿欧元的成本,一直以来持续亏损且投入巨大的辉腾业务,就是迪斯主持砍掉的。

在2025战略中,中国市场的地位仍然关键。从去年的表现来看,中国为大众贡献了超35%的销量。

据悉,大众汽车集团正考虑进一步发展集团管理结构,其中也可能包括改变管理委员会主席职位。目前,就集团管理结构变化宜,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主席正与管理委员会成员进行讨论。大众汽车集团CEO穆伦表示,他愿意为这些变化作出贡献。不过到目前止,这些讨论是否会导致管理结构变化还暂无定论。

此前大众“尾气门”事件让其名誉受损,最直接带来的伤害便是欧洲市场的销量减退,并被处以数百亿美元的罚款。

美国司法部今年1月起诉大众汽车,称其为将近60万个柴油发动机系统安装排气检测值作弊软件。这一诉讼仅涉及大众汽车在美国市场销售的将近60万辆汽车。《纽约时报》曾计算,大众汽车在美国可能面临190亿美元的罚款。

据外媒报道,大众汽车集团CEO穆伦(Matthias Müller)或将离任,而现任大众汽车乘用车品牌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Diess)或将成为新任大众汽车集团CEO。

早在2016年7月,大众被尾气门刚刚困扰时,作为大众品牌CEO的迪斯就公开表示即使遭遇刑事调查也不会辞职。事实上,迪斯是在尾气门爆发前两个月才从宝马的研发部门转投大众汽车,担任大众汽车品牌CEO。

“过去几个月时间,确实是我在大众汽车集团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段岁月。”

图片 2

在面对汽车产业的转型问题,迪斯表现得比穆伦更为强硬和激进,认为今后大众品牌的对手是特斯拉,在战略转型期,大众需要聘请更多的信息技术和电池专家,这一观点也符合大众汽车在新能源领域转型的思路。

“我们对这个事件感到异常震惊,大众汽车集团自己要承担所有的责任和后果。”穆伦说。

图片 3

相当长时间以来,大众汽车集团的管理委员会董事长都是由长期在大众汽车集团工作的高管或者持股股东代表出任,穆伦、文德恩以及皮耶希均是如此。

由于在全球拥有近120家工厂和60万名企业员工,如何让所有员工适应合规要求,并适应推行的改革,是穆伦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图片 4

然而此次出任大众汽车集团CEO的迪斯,却是2015年7月才入职大众汽车集团的“新人”。

根据大众汽车2015年财报,大众收入2130亿欧元(约合1.6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4%,全年实现运营利润128亿欧元(约合954亿元人民币),计提的162亿欧元准备金已经超过了其全年利润总额。

原标题:大众汽车集团CEO或将离职,是过河拆桥?还是另有隐情?

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迪斯显得举止儒雅、和善可亲,但是在欧洲媒体眼中,迪斯却是手段强硬的激进派。

中国对2025战略至关重要

如果一旦传闻属实,则意味着穆伦“壮志未酬”,而大众汽车的变革也变得增添了新的变故。

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则对此认为,大众集团方面是想借此表明决心,稳固中国市场,是大众彻底摆脱尾气门的影响,也是建立全新构架的第一步。

而对于大众未来在中国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穆伦认为是“产品”,他透露,在目前最受欢迎的SUV市场,今后两三年就要推出5~6款产品。

图片 5

迪斯此前在北京车展期间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大众的战略架构重组中,中国是一个单独的业务区,中国市场对于大众汽车集团来说是非常大而又非常特别的市场,对于集团全球业务来说具有最重要的意义。所以公司认为,在集团的管理架构中要有一名董事用百分之百的时间来负责中国的工作,指导和协调大众在中国的各项业务活动,与大众在中国所有的利益相关方,例如合作伙伴、供应商和政府有关部门继续建立和保持良好的关系。

大众汽车排放门事件在去年9月爆发之后,迅速扩大到全球多个国家,并涉及大众集团旗下多个品牌和多款车型。同时,穆伦临危受命,接替文德恩出任大众汽车集团CEO。

据《德国商报》报道,大众汽车集团股东们希望在“柴油门”事件后,以一种全新方式开始集团的未来发展。从去年大众汽车集团的市场表现来看,在排放门丑闻后临危受命的穆伦也已经完成第一阶段使命——力挽狂澜。

于是,拥有强硬手段、并且在业务能力以及成本控制上拥有过人能力的迪斯,此时能够火速上位。这位被前大众CEO文德恩称为“业界最强”的职业经理人,曾经在宝马和大众品牌业务都做出非凡的成绩。在以强硬著称的大众工会主席Bernd Osterloh面前,迪斯成功地砍掉了3万个就业岗位,节约了37亿欧元。

“非常抱歉大众汽车发生排放事件,我们将竭尽全力找到事件的真相,并将在组织上、工作流程上避免今后类似错误的再次发生。”穆伦所称的工作流程的改善包括,在集团董事会层面专门设了一个负责法规和合规事务的集团董事,并在内部进行各个业务层面的检查,保证所有的工作都是在合规合法的状态下进行。

4月23日的北京车展前夕,赫伯特·迪斯提前来到北京,参与大众汽车集团和大众汽车品牌层面的多场新闻发布会。10天前,迪斯才刚刚从马蒂亚斯·穆勒手上接下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及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一职。

穆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162亿欧元不是一个小数字,至于这笔钱是不是能够最终解决包括民事法律纠纷在内的所有问题,还要在接下来的时间再看一看。”

有外媒指出,穆伦被提前下课的核心原因,源自德国检方对穆伦展开的调查,据悉,2017年5月,德国检方宣布已经对大众汽车集团CEO马蒂亚斯·穆伦展开一项新的调查,同时被调查的还有大众集团前任CEO马丁·文德恩,以及曾任大众集团CFO、现任保时捷控股董事长的潘师,起诉原因是怀疑上述三名高管对大众集团在排放门事件中造成的经济损失情况提前知情,但是未及时向投资人披露,涉嫌操纵市场股价。

大众汽车管理董事会成员、大众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说,不应该仅以一个季度的数字进行判断,其对目前的财务状况还是满意的,而且现在的财务状况保证了大众在中国市场的持续投入。

毫无疑问的是,中国市场又再度被放置一个重要的位置,而对中国市场有着深刻理解的迪斯也正好为大众今后在华战略的施行提供保障。

不过,大众在华挑战并不仅仅来自销量增长。大众汽车一季度报告显示,大众在华销量增长了6%,但是利润却下滑了26.5%,大众汽车在中国市场的利润正在被逐渐摊薄。

穆伦提前两年辞任,迪斯3天后补上,大众集团动作迅速,这个组织架构异常庞大臃肿的跨国汽车企业,正在寻求“大象转身”的关键时机。

大众汽车目前在中国拥有两家整车合资公司,目前规划生产能力已经超过500万辆,占据中国乘用车市场近17%的市场份额。

与穆伦依然老派的印象不同,迪斯无论在公司内部、董事会、工会层面都被高度认可,其头脑清晰、严谨细致的形象,以及分寸拿捏到位的言论,令各方对其出任CEO都表示了认可。

随后,大众在内部启动了对排放门事件真相的调查,以及与各国政府沟通解决方案,并进行赔偿。穆伦介绍说,“我们将为柴油发动机排放所产生的、包括民事赔偿在内的所有后果计提162亿欧元的费用。”

迪斯的职业生涯从1989年加入博世公司开始,随后在1996-2015年期间担任宝马汽车的多个管理职位,熟悉采购、供应商、零配件以及技术研发业务,是被宝马集团作为未来CEO培养的人选。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大众去中心化的业务集群拆分加速,形成量产车、豪华车、跑车和商用车四个业务集群,同时增强各区域市场的决策力和话语权,由产品纵向到区域横向,简化大众集团决策流程,形成更高效、也多方位协同的决策模式。

早前曾有媒体报道,接近大众最高管理层的消息人士透露称,穆勒因缺乏对其改革努力的支持,以及未能及时处理该公司排放丑闻而相当受挫。因此,拥有强大的执行力和对移动出行时代有着独特见解的迪斯,将对大众集团未来的发展有着极大益处。

6月7日,大众汽车集团CEO穆伦在北京参加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第四届圆桌峰会期间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一方面是排放事件所造成的影响和我们要处理的工作,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正在努力推进改组和改革。”

在大众新掌门人赫伯特·迪斯眼中,中国市场显得极其重要。

从今年一季度的业绩表现来看,大众汽车的销量和利润表现正在逐渐恢复。一季度,大众汽车完成销量250.8万辆,增长0.8%,超过丰田成为全球销量冠军,营业利润也增加了3.4%。

顺理成章地成为大众汽车集团新CEO之后,迪斯率先通过北京车展展开系列热身。与其在欧洲表现出的大刀阔斧改革的强硬截然不同的是,迪斯作为大众汽车集团CEO的第一次中国行,表现和传达的几乎都是希望以现有一切为基础的,希望谋求稳健发展的姿态。

“正在制定大众汽车集团的2025战略,希望12个品牌通过去中心化措施变得更加强大,在区域和本土管理层也能拥有更多的决策权和自主性。”穆伦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大众内部改革的重点。

在迪斯的带领下,大众汽车品牌销售稳步上升,长期陷入困境的大众汽车品牌去年的利润率从上年同期的1.8%上升至4.1%。今年一季度,大众汽车品牌在全球的销量达到了创纪录的152万辆,在中国市场实现同比增长了8.3%。

“中国市场是大众汽车集团最为重要的市场,是决定我们在未来竞争和发展中的地位的至关重要的市场。”穆伦说,大众继续对中国汽车市场保持乐观预期,并且持续投资,今年计划在中国投资40亿欧元。

除了上述的重新组合的三大品牌构成的三大业务板块之外,大众汽车集团还合并了零部件业务和采购业务,划出了独立的卡客车业务,以及独立的金融业务这六大业务板块。

比巨额赔偿金更重要的是重拾品牌的信任度。穆伦认为,通过现在所采取的措施能够挽回客户对我们的信任。这对大众汽车以及旗下的12个品牌来说至关重要。

新的架构将简化大众汽车集团的管理流程,系统性地发挥各业务部门的协作效应,并将加快决策流程。

穆伦回应说,由于中国市场竞争激烈,很多竞争对手在降低产品价格,为此大众当然也要对经销商提供销售支持,这样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财务数据。

事实上,除了大众汽车集团希望与尾气门一刀两断,穆伦不够谨慎的言论也令其成为大众集团监事会开刀的对象。根据德国《明镜周刊》的报道,穆伦主导的大众集团在2017年进行了董事会薪资改革,但薪酬不但越改越高,且涨幅不小,穆伦2017年的收入为950万欧元,比戴姆勒集团总裁职位的年薪要高近20%,而穆伦对此表示:“作为大众的领导者,基本上是一只脚踏在监狱里。因此,相对于我所担负的责任来说,这个年薪完全合理。”

在排放门事件持续发酵的同时,穆伦正在着手大众集团内部的改革,并提出了2025战略,力争让这艘汽车行业的巨舰不致偏航。

讨好中国市场

162亿欧元相当于大众汽车2015年运营利润的1.26倍,让这家全球最大汽车公司终止了连续20多年的盈利纪录,去年首次出现了14亿欧元的亏损。

事实上大众在华的合资项目如一汽-大众,就一直对股比问题进行了长期的谈判,大众汽车集团甚至一度请来德国政府为其背书,希望改变其股权结构,在尾气门事件爆发前,该股比调整的谈判几乎已经谈妥,只差最后的执行,结果随着尾气门事件的爆发,大众汽车集团焦头烂额地应对调查、诉讼、罚款等局面,其原本准备拿来执行购买股权的资金也被调用支付罚金等,最终令股比调整事件不了了之。

比赔偿金额更难以估算的是对大众集团旗下汽车品牌带来的负面影响,为了使大众汽车尽快重振信心,穆伦启动了2025战略和内部去中心化改革措施。希望改变此前“中央集权”式的管理方式,让大众汽车尽快渡过难关,并保持对未来市场的竞争能力。

也有中国分析人士对此表示,正是基于迪斯原本的形象是激进和强硬的,此番谦和低调的中国行反映出大众汽车未来在中国市场会有更多的动作和谋划。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新官上任的迪斯选择讨好中国市场的核心本质在于其对中国市场的了解程度远超大众汽车其他管理者,而大众汽车集团几乎将一半以上业务和投资都集中在了中国市场,因此与中国市场的交往不得有失,想要做出比前任穆伦更为出色的成绩,迪斯需要谨慎对待中国市场。这或许是其和善姿态的本质所在。

无论如何,原本由皮耶希通过数十年苦心经营、甚至残酷无情地理顺内部障碍的大众汽车帝国,此番终于要迎来新的篇章,随着构架调整的逐步落地,未来大众在华的改变才会逐一显现,届时或许才会真正领略到大众新一代CEO的强硬手腕。

更值得关注的是,迪斯上任不久就迎来了中国汽车政策的重大调整:降低关税、放开对合资企业5:5的股比限制等利好政策。

客观而言,迪斯2018年接手大众汽车集团远比2015年接手要顺利得多,虽然大众汽车集团整体销量处于高位,但是处于转型当中的业务要更容易做出成绩,特别是中国市场表现依然强劲。

此番迪斯再次面临调整机遇,但是迪斯却明确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中国政府放开股比的政策,并没有使我们重新考虑目前已经做出的股权或者财务上的安排。在我们正在进行的所有商谈当中,股权结构调整并没有包括在其中。”

舆论普遍认为,或许是迪斯的激进表现令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看到了作为新CEO带来大众走出“尾气门”泥潭的希望。

值得关注的是,大众汽车集团将中国市场的业务单独提到了一个高度,也就是说中国市场作为大众汽车集团层面独立业务区而存在,其直接向迪斯汇报工作。

新官上任三把火,而中国市场成为迪斯最看重的一步棋。除了集团CEO人选的调整之外,大众汽车集团高管还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此前宣布的组织构架变化也终于落地,将设立6大业务板块领域以及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业务组合,原旗下12大品牌将被重组分为三大品牌集团:普通、豪华和超豪华。

早前“尾气门”一役让大众汽车元气大伤,彼时作为救火队长的穆伦,虽然在随后两年里把大众汽车的销量做到超越丰田,并且把日益下滑的利润率重新带回增长轨道,但大众汽车的品牌形象一直无法从丑闻中恢复,或许是穆伦被火速换下的主要原因。

根据此前大众汽车宣布的规划,大众汽车集团将推出量产品牌、高端品牌以及豪华品牌三大品牌组合,同时按计划筹备的卡客车品牌进军资本市场,为集团实现高效的领导奠定基础。同时,负责各品牌集群的管理董事会主席也将承担部分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职能,其他的集团业务也将根据相同的原则进行调整。

更重要的是,迪斯是大众汽车集团内部盘根错节利益关系的局外人,其能够代表大众汽车集团想要展现的新形象。

本文由新豪天地登录网址发布于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确实是我在大众汽车集团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