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地销售由乌拉圭组装的帝豪EC7和全球鹰GC2、

吉利汽车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以超过145万台销量蝉联自主第一、国内第三。在大市下滑的情况能够保持增长,除去市场策略、产品研发外,生产质量的把控是其重要的因素。面对2015年开始的中国智造大背景下,吉利也对旗下工厂进行了智能化改造,新建工厂也都以智能化为标准建设,2016年9月投产的吉利宝鸡基地就是其中之一。

据澳大利亚Just auto网站消息,中国吉利控股集团计划2014年1月开始正式进军巴西市场,在当地销售由乌拉圭组装的帝豪EC7和全球鹰GC2、GX2。此外,吉利还计划在当地投产。

“融资高盛获得的资金与收购沃尔沃没有任何关系,如果真的用于收购沃尔沃,这样的资金简直杯水车薪。”在吉利汽车宣布获得高盛3.3亿美元战略投资当天,浙江吉利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吉利控股”)高层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肯定地表示,“资金的去向已定,主要用于收购三间工厂。”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该高层介绍,9月23日,吉利汽车与高盛资本合伙人GSCP达成意向,GSCP将通过认购可转债以及认股权证投资吉利。吉利将于可转债发行及认股权证获全面行使后获得25.86亿港元。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这短短一年内其投资总额已超过千亿元。在大手笔海外收购的同时,这些资金从何而来?更令人疑惑的是,外界长期以来都难以了解吉利汽车究竟在国内建了多少工厂,投入了多少资金以及其产能又是多少——甚至吉利连自己都不清楚。

吉利EC7/GC2等明年巴西开售 拟当地建厂投产

正式协议将于三周后签署,目前双方在做最后的净值调查。

收购沃尔沃、控股宝腾、入股戴姆勒??吉利的全球扩张常常被业内外所津津乐道。相比于海外扩张,吉利汽车在去年取代长安汽车(行情000625,诊股)成为中国汽车品牌的新晋龙头,建立领克品牌,也在不断制造话题。坦白而言,吉利在这两年并不缺少话题和关注。

上述车型由吉利乌拉圭工厂采用CKD的方式组装,该工厂8月份投产,由吉利与当地Nordex S.A.公司合资建成。除了乌拉圭,吉利在俄罗斯、乌克兰、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埃塞俄比亚、埃及和白俄罗斯都有组装业务。

与外界猜测此笔资金将用于收购瑞典沃尔沃汽车不同,该高层透露,3.3亿美元中首期到账的2.45亿美元将用于收购吉利汽车母公司吉利控股的三间工厂,即济南、成都、兰州三个吉利工厂。

在一系列足以令其他汽车品牌羡慕嫉妒恨的成绩背后,人们对吉利的发展还存有很多疑问,并且越来越多——连年的收购,吉利资金从何而来?例如吉利入股戴姆勒的90亿美元巨资。但这样的问题似乎很难找到答案。唯一能够非常确认的是,吉利的扩张并没有停止,并且似乎还在加速进行——如果我们仅仅就国内的产能来观察,这一迹象更加明显。

图片 4

把上市公司融资的钱转嫁给母公司,吉利汽车正在充分利用资本的杠杆为母公司“挣钱”,以此支撑其战略转型发展的后续资金,而高盛则成为一个耐人寻味的角色。

目前,吉利集团为实践此前制定的“2020年新能源车销量占比90%,即180万辆”的宏伟目标,吉利正在国内掀起新一轮的建厂计划。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这短短一年内其投资总额已超过千亿元。在大手笔海外收购的同时,这些资金从何而来?更令人疑惑的是,外界长期以来都难以了解吉利汽车究竟在国内建了多少工厂,投入了多少资金以及其产能又是多少——甚至吉利连自己都不清楚。

吉利EC7/GC2等明年巴西开售 拟当地建厂投产

母公司“敛钱”

“关于集团总的产能,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当经济观察报记者抛出关于产能的问题时,吉利集团相关负责人士如此回复。一般而言,一家汽车企业的产能布局都对外有着清晰的数据公布,但吉利的情况是,连其内部人士也难以完全搞清楚。“在产的乘用车基地是11个,商用车是1个,一共12个。”上述吉利集团公关部人士自己测算后说,这与记者的统计有所出入。

Gandini Group公司将代理吉利在巴西的销售。据巴西当地报纸《O Estado de S. Paulo》消息,吉利正考虑在巴西当地兴建整车工厂,已经与圣保罗、圣卡塔琳娜州以及巴伊亚政府接触。

高盛首期投资入股的2.45亿美元,不等在上市公司吉利汽车的兜里捂热,就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装到母公司吉利控股的兜里。

经济观察报记者通过查阅和综合公开资料,大致勾勒出一幅吉利的国内生产基地版图:从第一个生产基地台州临海基地开始,吉利在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里,前前后后建设了不少于20家整车工厂,遍布全国东西南北各个区域,这其中不包括发动机和变速器等零部件配套厂,这一数字已经远超大众、通用等体量更大的公司在国内所拥有的工厂数量。上述吉利集团人士表示:“未来吉利还有新的基地投产,也有一些会退出。”

初始阶段吉利向巴西出口的车辆由其乌拉圭工厂组装,而零部件在中国生产,该厂产能20000辆/年。Grupo Gandini集团董事长José Luiz Gandini表示,吉利未来将在巴西同Grupo Gandini合资兴建工厂,吉利持股60%,Grupo Gandini持股40%,投产的具体车型仍有待确认。 José Luiz Gandini还指出,明年Grupo Gandini集团将根据两款吉利进口车评估该品牌在巴西市场的消费者接受度,从而决定当地工厂的产能。

上述吉利控股高层透露,“这笔资金将用来收购吉利控股在济南、成都、兰州的三家工厂,2.45亿美元都还差点。”

据了解,此前吉利在上海、兰州、济南等地兴建的工厂目前业务出现变化,已经不在吉利的整车工厂体系内,有的工厂如贵阳基地尚未投产,因此不同的统计口径会造成不同的统计结果。而如果按照20家基地做一个估算,其总产能已经高达300万辆,而今年吉利的年销量目标是158万辆,因此其工厂的产能利用率并不算高。不过更令人好奇的是,20多家工厂、不菲的投资和相当分散的布局,吉利究竟是如何运转这个庞大的体系的?

吉利控股给出的资料显示,目前吉利济南、成都工厂产能为5万辆,兰州工厂产能为2万辆,总投资近20亿元人民币,此次融资的2.45亿美元用于全盘收购三间工厂的确不够。

超20个基地、逾300万辆产能

“因此,这笔资金将用于收购上述三间工厂91%的股份,剩余9%仍由吉利控股拥有。”该高层解释。

1997年,下线了吉利第一款豪情轿车的浙江台州临海工厂,是吉利建厂之路的第一步。此后吉利以杭州总部为核心,在浙江省周边陆续兴建了台州路桥、宁波北仑、宁波杭州湾、宁波春晓另外四大基地,形成浙江省内五大基地的版图。

为何上市公司融资要用于购买母公司的工厂?这与吉利的资产结构相关,也显示出吉利引入这笔资金的初衷。

最早的临海基地在2013年经过一次扩建,投资33亿元打造年产10万辆整车,该厂目前主要生产帝豪GS与帝豪GL,2016年再度扩建后,产能增至30万辆。宁波北仑基地同样是吉利的一家老厂,该厂2000年下线了吉利第二款美日轿车,此后从这里走下的车辆数量超过百万辆,目前该厂主要生产出口帝豪和帝豪EV。

资料显示,吉利控股拥有上市公司吉利汽车51%的股权,而上述三间工厂则为吉利控股100%拥有。“三个工厂建设已经完成,产品规划已经成型,纳入上市公司将有利于上市公司的业绩,上市公司购买合情合理。”该高层表示。

另一家老厂位于台州路桥,吉利的第一辆金刚在此下线,目前该厂生产金刚、远景X3,产能为30万辆,同时这里还是吉利和沃尔沃共同研发的CMA平台车型的生产基地,生产沃尔沃40系列和领克车型。而在领克的生产上,吉利另外在张家口新建了一座产能20万辆的工厂。位于浙江宁波的春晓基地在2011年开始建设,年产10万辆,主要生产博瑞和博越。宁波杭州湾工厂2011年兴建,主要生产帝豪,初始产能为22万辆,2016年投资130亿元扩建后产能规划达到30万辆。

当然,这背后还有吉利引入战略投资的初衷。“时值吉利母公司战略转型,产品、网络等全部重新规划,需要大笔资金支持后续发展。通过上市公司融资,间接注入母公司开展后续业务,这才是吉利的初衷。”上述参与谈判的人士告诉本报。

除浙江五大基地之外,吉利的基地版图此后进一步扩张至华东、中部和西部。从时间线上来看,2000年左右是吉利的第一波建厂期,包括浙江基地和位于上海的基地。吉利上海基地前身是上海华普,始建于2000年,总产能为35万辆,曾生产海锋、海尚、海域等车型。

该人士还透露,“这是吉利滚动发展融资的策略之一,即成熟一个项目就装入上市公司,融资后继续滚动发展。同时,有了高盛这样知名的投行,对于吉利的信誉度和后续的融资都非常有利。”

之后到2005年左右是第二波建厂期,吉利将触角伸向江浙以外的其他地区,包括湖南湘潭、甘肃兰州、山东济南等地。其中,湘潭基地始建于2006年,年产能30万辆,如今主要生产远景和远景X1,该厂后于2016年增资35亿元新增新能源SUV生产平台。而兰州基地始建于2006年,产能10万辆,曾生产自由舰和帝豪。山东济南最初的规划则是到2010年实现50万辆产能。

上述吉利高层也证实,“母公司出售工厂获得的资金,一部分用于还债,另一部分用于后续项目的发展,要知道我们还有很多产品规划等需要大笔投资。”

2010年左右是吉利的第三波建厂期,此期间四川成都、陕西宝鸡、山西晋中、贵州贵阳、广西桂林等地被列入吉利的建厂计划当中。其中,成都基地于2009年投产,年产能10万辆,目前主要生产远景SUV,与其毗邻的还有沃尔沃的成都工厂。宝鸡基地在2014年投产,产能20万辆,主要生产博越。山西晋中基地在2015年竣工,主打甲醇汽车,经过改造后目前也承担帝豪GL和帝豪GS的生产任务。与晋中基地同期规划的贵阳基地规划30万辆整车产能,包括10万辆甲醇汽车和20万辆燃油车,不过目前尚未投产,而桂林基地也缺乏相关数据。

据该高层介绍,今年上半年,吉利已经通过其他方式融资1.5亿美元,加之此次2.45亿美元,2009年吉利全年的融资将达到近4亿美元。

以上数据均是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可查询的公开渠道不完全统计而来,简单相加估算,吉利上述乘用车工厂数量为17个,总产能超过300万辆。但实际上吉利的整车工厂不止于乘用车,其商用车基地还有3家,如此总工厂数量达到20家。在商用车基地中,其中四川南充商用车基地投资70亿元,产能10万辆。浙江义乌的商用车基地投资72亿元,产能10万辆。晋中基地也有一个商用车生产基地,产能在10万辆。由此推算,吉利商用车目前规划产能约30万辆。

在与高盛的谈判中,吉利也小赚了一笔。据参与吉利与高盛谈判的人士透露,早在今年3月份,吉利收购澳大利亚DSI自动变速器公司时,高盛就开始与吉利接洽。也正在此前后,吉利收购沃尔沃的传言开始在坊间流传。

不过,吉利究竟在国内有多少工厂、产能是多少,谁也没有一个明确数字。记者从吉利集团内部不同的人士口中得到不同的表述,有说工厂数量为16个,有说是12个。记者发现,其中的出入在于统计口径不一,因为吉利的工厂过多,发展中途也多有变数,目前部分吉利工厂已经发生了功能转变,严格而言已经不再属于吉利。如济南工厂目前为浙江康迪代工,兰州工厂归知豆所有,而上海基地则变身零部件集散中心。照此来算,吉利的工厂总数量为17家,而300辆的总规划产能也要相应减少约50万辆。

半年间,吉利的股票价格从0.6港元飙升至1.9港元。证券分析师曹鹤认为,“无论吉利收购沃尔沃的真与假,在媒体持续不断的报道中,吉利的股价成为最大受益者。”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不排除收购沃尔沃的消息中吉利的爆料角色,或许他们就是为了跟高盛要来更好的价格。

至于兴建20家工厂所花费的总的投资额也难以准确计算。但从公开报道来看,吉利的多数工厂都投资动辄数十亿上百亿元,如果按照一家工厂平均投资50亿元的保守数字计算,这20家工厂的总投资就超过千亿元,在约20年的发展中,其几乎每一年50亿元花费在生产基地的投资上。

利用率偏低、仍在扩张

吉利集团旗下现在拥有吉利品牌和领克品牌,再算上沃尔沃,其在全国的建厂之路从台州出发,二十多年里几乎覆盖了全国各个区域。如此的全国布局自有其好处,能够实现在全国调节产能。例如近两年吉利热门SUV博越在国内热销,但由于宁波春晓基地无法满足供货需求,吉利将宝鸡工厂改造升级,一定程度缓解了产能不够的状况。此外,在物流运输方面也能节约成本。

然而,如果对比吉利的年产销和产能状况,会发现其中的矛盾。2017年吉利汽车销量超过120万辆,今年目标则是158万辆,但与总规划产能布局超300万辆相比,仍存在巨大的产能空间。根据上海吉利集团负责人的测算,吉利目前实际在使用的产能仅为约160万辆。而拥有20多个工厂,还时不时会面临产能紧缺的状态,本身就不寻常。“实际上吉利针对自身不同的发展阶段,都有过相应的建厂规划,但以前老厂的技术条件不一定能够适应新产品的生产需求,于是造成了这种局面。”有分析人士表示,这种发展的风险也很大。

有数据分析显示,对于汽车整车行业而言,产能利用率达到75%?80%才能达到盈亏平衡,85%是大型汽车企业达到盈利的门槛。而诸多自主品牌整体产能利用率尤其不乐观。如果我们计算吉利各个板块的利用率,会发现其远低于这个数字。而早在2015年,一些曾经大扩张的企业已经宣布停止建工厂,典型的是奇瑞。另外,一些新的造车企业也力图避免新建产能,而选择代工模式,以节约资金。

其实早在2005年,吉利曾大举兴建湘潭、兰州、济南工厂,业内就有声音质疑其贪大求全--要知道,2005年吉利的年产销仅为15万辆,但总产能规划却超过80万辆,而这样的规划是由于此前吉利曾计划要在2015年实现产销200万辆,建厂计划是为了及早做布局。但吉利2015年实现200万辆产销的计划已经落空,直到去年吉利再度提出“20200战略”,计划在2020年实现200万辆产销,但与此同时,吉利的建厂计划再次启动,产能与产销差距不是被弥补,而是再度扩大。

根据吉利此前发布的“蓝色吉利行动计划”,要实现2020年90%的销量为新能源车,这意味着届时吉利将销售180万辆新能源车。吉利的计划是,2020年前,将合计推出近40款新能源车型,包括油电混动车型、插电式混动车型和纯电动车型。然而来自全国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吉利目前只有一款帝豪EV作为主打新能源产品,年销量在2.5万辆左右,距离2020年的销量目标仍很遥远。

很明显,吉利率先在新能源商用车方面发力。目前吉利规划的新能源基地中,除了晋中、义乌、南充三处商用车基地涉及新能源,湘潭和成都的乘用车工厂也涉及新能源产品。事实上,吉利的规划更大。

2017年7月,吉利汽车与西安市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在西安经开区投资建设吉利新能源汽车产业化项目,该项目的总投资高达201.6亿元。今年2月11日,吉利集团与浙江省长兴县签署了一项协议,吉利计划投资326亿元建设汽车生产基地、变速器生产基地、汽车零部件产业园区等,该项目的车辆生产能力将达到30万辆,在总投资中,224亿元用于建设新能源汽车生产厂,其余将用于传输生产计划,预计年产能60万辆。而吉利汽车在杭州湾的新能源项目群也计划开工,此次开工的项目总投资高达315亿元。其中,杭州湾项目群的重点工程是年产能达30万辆的PMA纯电动汽车项目,计划投资145亿元。

还不足一年时间,吉利在新能源方面的投资就再度超过千亿元,比此前兴建20多家燃油车工厂的力度更大。但问题在于,吉利运转这么大的摊子,其资金投入从何而来?对此吉利方面表示不方便透露。外界所知的是,吉利的主要资金来源于吉利汽车的利润。吉利汽车公布的财报显示,2017年该公司虽然利润翻倍增长至106.34亿元人民币,但这些钱显然无法支撑吉利海量的基地投入和更大规模的品牌扩张。

“一些地方建工厂基本是不需要花钱的,只要带项目去,地方给地给钱。”曾有一位自主车企董事长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坦言。尽管对吉利而言这并不耗费资金,但这依然形成了浪费。

本文由新豪天地登录网址发布于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当地销售由乌拉圭组装的帝豪EC7和全球鹰GC2、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