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蔚来汽车而言,多数靠融资而活且没有实车

资金是造车新势力生存下去的前提,产品是其活下去的根本。对于现阶段的造车新势力而言,生存是第一要务。只是面临突然而至的资本寒潮,尤其是一级市场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多数靠融资而活且没有实车的造车新势力,将走向倒闭。

黄辛旭,石英婧经过近两年的“抢钱抢人”大战之后,造车新势力逐渐摘掉了“PPT”造车的帽子。近日,关于造车新势力的“捷报”频传:游侠汽车获得50亿元B轮融资、车和家宣布完成30亿元B轮融资、威马汽车举行了EX5首台量产车试装下线仪式、蔚来汽车量产车型ES8即将交付、电咖汽车等宣布工厂开始建工。尽管不少造车新势力“来势汹汹”,但是“准生证”却成了他们“绕不过去的坎”。以一度坚持自建厂的拜腾汽车为例,其创始人戴雷虽然称拜腾汽车申请生产资质的确定性非常高,但如今也松口称准备了备选方案。“国家要控制生产资质,我理解,也认为是对的。对我们这个企业,不管什么途径,都可以通过考核。因为我们就是实实在在做产品的,我们要尽快地把产品做好,到市场中去。”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蔚来汽车传播总监万锐则告诉本报记者:“蔚来从创立之初就已经在申请生产资质,运营一个企业需要具备很多项类似的资质。蔚来一直是按照既定的节奏按国家相关规定在解决相关问题。目前蔚来ES8产品已经上牌了。”根据造车新势力的计划,不少企业的产品都将集中在今年推出。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今年将是关键的一年。”命系融资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融资是保证前期项目推行的关键。按照威马汽车的预估,整体布局完成至少需要投入200亿至300亿元。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曾在融资发布会上直言:“融资是互联网造车生存和发展的关键。”因此造车新势力在资本战场的厮杀一直不停。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造车新势力合计融资约达到了220亿元。就在最近的3月31日,成立于2014年的游侠汽车宣布其B轮融资为50亿元,目前游侠汽车已累计融资62.2亿元,整体估值122亿元。“由原来的不被看好,到现在引来诸多机构的投资,我们的付出和努力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证实。”游侠汽车董事长卫俊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而其他造车新势力在融资方面的表现也可圈可点,热度一直很高的威马汽车和蔚来汽车的融资已超百亿级的规模。其中威马汽车刚刚完成了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3亿元)的B轮融资,截至目前累计融资已超120亿元;蔚来汽车的5轮融资已超146亿元;奇点汽车3轮融资超46亿元;小鹏汽车3轮融资超50亿元;近日车和家宣布融资超过50亿元;拜腾汽车正在进行B轮融资,预计10亿~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3亿~126亿元)。“不过未来,融资集中化会是一个趋势,毕竟主流厂家才能获得认可,而主流的投资方未来也会有自己核心的投资对象。”崔东树直言。但与此同时,关于造车新势力资金链的质疑也从未停止。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蔚来汽车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了一份盈利预测信息,预计蔚来汽车今年将实现整车3万辆销量及114亿元的营业收入,而且或将面临51亿元的亏损。根据这份盈利预测,蔚来汽车将在2020年实现盈利,到2021年,蔚来汽车各项业务的总营收将达到1543亿元,净利润也将升至161亿元。而且还有媒体爆料称蔚来汽车资金链可能出现了问题。对此记者向万锐求证时,万锐表示蔚来汽车方面对于这些文章不予置评,并多次强调:“蔚来汽车不会公布目标数据,我们坚持做到再说。我们会阶段性主动向媒体公布我们的具体成果。”但值得注意的是,汽车属于资本技术密集型的产业,资金需求是当下造车新势力共同的忧虑。以特斯拉为例,在2017年销量创下10.3万辆的纪录下,其交出的成绩单却并不好看,净亏损达19.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3亿元)。因为特斯拉再三延迟车辆交付时间,近期被曝如果没有后续融资,资金将在年底前耗尽。这个市值与福特汽车相当的电动车制造商,目前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而这对于其他造车新势力而言并非好事,尤其目前面临量产ES8的蔚来汽车能否顺利交付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公司盈利。“蔚来汽车向交付购车意向金的用户承诺的时间是今年9月底之前确保前1万辆创始版车型交付完毕,10月份开始交付常规车型。”对此万锐有把握地表示。此外对于盈利问题,造车新势力当下一般都会选择避而不谈,威马方面表示:“盈利时间,目前还不方便说。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要把产品做好,真诚坦诚一点。把产品做好了,用户自然会买单。”“准生证”之痛若说盈利问题还是遥遥无期的“远方”,而当下生产资质则是造车新势力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根据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联合发布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造车新势力的产品要获得量产落地,必须要获得两张“准生证”,一张由发改委审批的生产准入资质,另一张由工信部负责的生产销售审批。

在该“盈利预测”中,预计2018年蔚来汽车交付车辆3万辆,各项总收入超过114亿元。随后这份“盈利预测”被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否认。不同于蔚来汽车“年内上市”的传言,威马汽车、拜腾汽车高管曾正面表示企业内部有IPO的计划,但是究竟什么时候上市、在哪上市都还不能明确。目前仅有零跑汽车一家表示未来一定会上市。“我们正在为IPO做相应的准备工作,预计明年下半年会启动,美国和中国香港可能比较适合我们。”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表示。

李斌表示:“蔚来还是一家刚成立四年的公司,你不可能要求一个四岁的孩子养家。”事实上,国内新能源市场瞬息万变,留给蔚来成长的时间不多了。

图片 1

图片 2

从 2015 年前后掀起的中国新能源汽车投资狂潮似乎正在退褪去,但仍有很多城市在为成为新的汽车城而努力。在不少地方政府看来,新能源汽车提供了新的经济发展机遇。在这场中国新造车运动中,很少能看到汽车老城的身影。

现在的造车新势力,即使发展势头最好的特斯拉,依旧没有实现盈利,处于资金短缺需要不断融资的状态。即便像蔚来这种中国资本圈的宠儿,成功赴美IPO上市,量产车交付量破万台,一片风光。但说到盈利,蔚来汽车依旧没有底气。

蔚来汽车此前被爆出年内即将赴美上市,并且已经聘请包括摩根士丹利、高盛投资、美银美林、瑞士信贷、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和瑞银集团8家投行为其准备上市方案,计划的IPO融资规模高达20亿美元。虽然对于这个消息,蔚来汽车并未正面回应,但是网上流传的一份蔚来汽车2018-2021年“盈利预测”的出炉,业内认为这是蔚来汽车筹备上市的一个前奏。

随着中国车市整体下行、新能源汽车领域增长乏力,新造车势力龙头蔚来汽车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图片 3

一直因为烧钱、亏损等消息而处于风口浪尖的蔚来,想要通过从地方政府获得资金支持,并不容易。头部效应越来越强,长尾逐渐消失,融资聚焦度非常高,只有几个头部企业才能吸引融资。

上市是一把危险的“双刃剑”

然而,该事件在 16 日便遭到否认,吴兴区政府新闻办对媒体表述,“洽谈过,无意向性协议。鉴于评估风险过大,已停止进一步洽谈”。

图片 4

原标题:蔚来迫切融资背后:造车新势力未来模糊,国产车企正遭受挤压

这将是一个检验真伪的关口,同时也将是死亡和新生的开端。当造车新势力从PPT中走出,他们如何在市场的枪林弹雨中生存?他们是昙花一现的憧憬,还是将倔强生长并实现改造汽车业的目标?经济观察报在本期报道中以“大碰撞”为主题进行了专题策划,从多个方面对此进行解读,以下是资本篇。

如今,资金成为蔚来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据蔚来 2019 年第二季度财报,期内蔚来实现营收 15.08 亿元,环比下降 7.5%,去年同期为 4600 万元;实现归属于股东净亏损 32.85 亿元,环比增长 25.2%,同比增长 83.1%。

不过,IPO是不是造车新势力发展的最终目标?“我不觉得要把上市作为重点的事情来做,比上市重要的事情很多。”顾宏地表示。在威马汽车、拜腾汽车等企业的高管看来,IPO上市也不是最重要的目标。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实现研发、生产制造、销售、运营等全产业链的布局更加重要。而对于已经公布年内将交付车辆的蔚来汽车和威马汽车而言,当务之急是交付产品。只有实现了量产车的批量交付,造车新势力才会有营收和利润,才能有维持公司发展的现金流。

细看经营数据,蔚来成立至今 4 年未曾盈利,坊间更是传言其“4 年亏 400 亿元”。

图片 5

在造车新势力的销量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他们会经过较长一段的“烧钱”期才能达到盈亏平衡,这个过程中需要持续输血。不可否认的是,融资几乎是一个造车新势力生存的本能,也是最重要的生存技能之一

在国内,国内新能源车产业链中准备上市的企业包括北汽新能源、宁德时代等,这两家企业的上市过程也并非毫无障碍。其中,北汽新能源计划通过借壳前锋股份的方式实现上市,其先后获得 A轮 30亿元、B轮111.18亿元融资,完成B轮融资后企业估值288亿元,与蔚来、威马市值相当,并且实现盈利,但目前还未实现上市。“不是说上市一劳永逸,再也不用担心融资了,我倒不觉得这是一个答案。根据你在哪儿上市、上市之后的情况,有可能只是短期的一次性融资,这样对公司伤害反而更大,因为你没有长期融资能力。”顾宏地认为。

面对传统车企不断加码新能源汽车领域、以及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建成投产,中国新造车企业的生存空间正在遭到挤压。

图片 6

造车新势力的未来,关键在于技术和资本的实力,通过市场的优胜劣汰决定谁能够在这一批造车新势力中脱颖而出。

从资本市场来看,上市之后根据上市的地点、上市的估值、上市的时间、所吸引的股东区别,对公司将来的影响是很深远的。而上市之后,不论是在管理上还是财务上,都会有更高的要求,特别是上市之后,资本市场对企业的利润要求更高。这会使得企业面临更大的压力,如同架在火上烤。如果企业未来为资金,与资本达成对赌协议,风险则会更大。“爱驰不跟任何人签这种类型的协议,这是非常危险的资本游戏,不赞同通过这种饮鸩解渴的方式来融资。”谷峰表示。

在过去的五年间,盘坡过坎的造车新势力正在进入市场化竞争阶段,仍然没有人能够看清这场“新造车运动”的未来。

经历了几轮融资的造车新势力们,在手握数十至数百亿元的资金后,被问到最多的又一个问题是:会不会IP0?目前造车新势力当中的确有计划IPO的企业,数量也不少。有消息显示,蔚来汽车已经聘请了相关投行机构,为其年内即将赴美上市做准备,计划融资高达20亿美元。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战略规划副总裁陆斌说:“公司内部有IPO时间表,但是当下最关键的任务在于把产品做好。”而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则直言:“未来一定会IPO,登陆资本市场。”此外,拜腾汽车CEO毕福康也表示:“公司有IPO的计划,不过何时启动,在何地启动都还不明确。”

本月 14 日,有报道称,“蔚来汽车正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 50 亿元的融资意向,同时蔚来将在吴兴区落户一个 20 万辆年产能的工厂。”这对蔚来汽车而言,在资金链运作方面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管是蔚来、威马还是小鹏、电咖等,2018年将成为新的造车企业们产品集中地落地的开始。这些被称之为“造车新势力”的企业们,将接受市场最终的考验,这个过程也将成为中国汽车行业大碰撞真正开始的一年。我们将会看到,传统与新势力的正面接触、资本与产品的较劲平衡、消费理念与习惯的冲突、政策和市场的切换、中外品牌的较量、跳跃的运营理念和坚守的对撞⋯⋯

威马汽车CEO沈晖就表示:“之前国内政策有一些限制,最近有政策支持鼓励像我们这样的独角兽在国内上市。威马汽车首要市场仍然是国内,在国内上市好处更多。”

不过,上市对于企业的发展而言,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上市使得企业各方面都更更加正规,在公募市场可以获得大量的资金支持。目前国内也大力支持智能制造业的发展,对相关企业的IPO打开了“绿灯”。中国证监会发行部曾对相关券商作出指导,要求在智能制造行业,对于有特殊创新能力的企业实行“即报即审”制度,不用排队。而受益于该政策的企业是富士康,其从首次递交股书申报到证监会反馈意见披露,前后只有一个月。这一定程度上,为造车新势力的IPO成功增添了更多的可能性。

另外,随着证监会对上市企业的监管从严,企业申请IPO的难度比以往增加,而盈利能力等指标被视为能否通过IPO的关键。显然,刚刚走出PPT、还处于不断“烧钱”阶段的造车新势力,距离实现盈利的日子还比较远。

而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CEO谷峰认为,“投资人一定要有一个退出的计划,退出的方式有各种各样,上市只是渠道之一。”谷峰认为,产品做出来之后资金一定不缺,而产品做不出来资金一定会缺。“鱼和熊掌如何选的话,一定要选产品,而不是选资金。”谷峰强调,爱驰汽车目前没有上市计划。不过,他同时表示,企业在条件成熟之后,上市将是一个顺理成章的行为,但企业一定不能为了上市而上市。

从各公司的表态中可以看出,多数造车新势力企业的IPO计划还处于萌芽阶段,没有到真正落地的时候。比起追求IPO上市,造车新势力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有待解决,包括量产产品能否大规模交付给客户,产品运营布局能否完善,以及在未来能否持续获得盈利等等。“上市是一个公司到一定阶段自然要发生的事情,当然前面做准备铺垫是应该的。上市之后到底对公司带来什么影响,要做充分的准备和预估。”小鹏汽车副董事长顾宏地表示。

有专业人士表示,从融资渠道来看,一些企业之所以着急上市,是因为私募市场已经拿不到钱了。“企业的估值已经很高,只能往公募市场去做,当估值估到大几十亿美金,私募市场玩不起来了。”该人士表示。而到了这个阶段,意味着该企业的融资已经出现困难。

图片 7

顾宏地认为,创业公司要充分评估企业上市之后到底对公司带来什么影响,要做充分的准备,这样才不会为了上市那一刹那去做这件事情。“是不是有继续融资的能力?有些市场,你上了一次市后期再没融过资,对它来说是不是好事?上完之后,上市公司是透明的,要跟分析师、投资者沟通,上市之后公司会怎么样,如果没有办法很清楚,上市之后,市场对你的反馈会非常负面。”顾宏地表示。

目前,造车新势力的资本主要来自投资机构的融资,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蔚来汽车、威马汽车、小鹏汽车、拜腾汽车、车和家、奇点汽车、零跑汽车等造车新势力,获得的总融资额已经接近500亿元。其中,蔚来汽车在经过5轮融资后,融资规模高达140亿元,成为造车新势力融资之最。

原标题:为何说急于IPO背后是危机隐现?造车新势力担忧“憋死”在匆忙上市的路中

“我们会关注上市的政策,但不是简单给了投资人的承诺,而是因为能够开辟新的资本市场融资渠道,这个是我们需要的。为了上市而去上市,这个肯定是很危险的。”谷峰认为上市对于新创公司来说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只要企业发展的好,先不要急着去上市,尤其在不具备上市条件的时候去做上市,也是非常危险的,有可能把你憋死。”

急于IPO是融资困难的标志?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本文作者:高飞昌

但是正如业内流传的“没有200亿别想造车”的说法一样,造车新势力随着公司的扩张将会对资金有越来越大的需求。而IPO作为企业获取资本的一种方式,有利于满足企业从股市长期获取融资的需要。因此几乎从一开始,部分造车新势力企业就将IPO上市作为一个目标列入了发展规划当中。

本文由新豪天地登录网址发布于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对蔚来汽车而言,多数靠融资而活且没有实车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