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改革将大幅降低公车使用的行政成本金沙6

中央和国家机关140个部门公车改革率先收官,5年来共取消公务用车3868辆,车辆压减率达61.8%。记者昨日从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获悉,目前29省公车改革基本完成,中央企事业单位公车改革正在推进中。

5月25日上午10点,中央层面取消公车的第16场专场拍卖会将在北京新发地汽车市场举行。本场将拍卖100辆公车,最高起拍价为23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拍卖将首次采用电视直播。 中央机关公车拍卖已进行到第16场了。纵观中央机关这一波公车拍卖,从流程及结果来看,堪称公平、公正、高效,尤其第十六场,为了进一步保证拍卖活动的公平公正性,采用电视直播。这为国家机关公车拍卖做出了良好的示范。 正如有论者指出的,公车拍卖,实际上是一种姿态的宣示、一种行政理念的践行,拍的不仅是车,也是态度与决心。从中央机关公车拍卖行为中,我们不难看出中央遏制“车轮上的腐败”的坚定决心,以及中央努力缩减三公经费的明确态度。 然而,相比中央机关密集的公车公开拍卖活动,地方政府机关公车公开拍卖却迟迟不见踪影,或虽零星有之,但以中国公务用车的巨大体量而言,不啻是九牛之一毛。可以说,在目前,公车拍卖还是中央机关的“独角戏”。 公车拍卖,乃是公车改革的一环,是公车改革措施落实到位的重要步骤。地方公车公开拍卖迟迟不见踪影,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地方公车改革尚未启动,或虽已启动,但阻力太大因而进展缓慢,公车拍卖尚未提上议事日程。二是公车改革虽已启动,但原有的公车已被体制内人员私分,也就没有公开拍卖的动力与必要了。 就第一个原因而言,它所折射出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对中央公车改革阳奉阴违,不配合、不支持,以“拖”字诀回应中央治理“车轮上的腐败”的决心;也折射出地方政府尚没有真正“自我革命”的决心与态度。简言之,公车拍卖遭遇中央机关的“独角戏”折射出中央机关在政策贯彻与落实上唱“独角戏”的尴尬处境。而就第二个原因而言,其中恐怕涉及权力贪污腐败,涉及既得利益者私分国有资产,借公车改革以“自肥”。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是公众所愿意看到的。 实际上,早在中央做出公车改革决定之初,民间就对公车改革的前景抱有审慎的担忧。所担忧者无非也是两点,一是公车改革阻力大、推行难,可能会发生政策推行不下去,或者政策走形的情况;二是其中可能发生体制内人士“近水楼台先得月”,利用公车拍卖的契机私分国有资产、廉价瓜分本应公开拍卖的公车的现象。当前的局面无疑坐实了公众之前的担忧,使中央公车改革计划蒙上了一层阴影,也使得中央治理“车轮上的腐败”的决心大打折扣。 政策调整与改革不能由中央唱“独角戏”,改革也不能沦为体制内腐败者借以侵吞国有资产“自肥”的新一轮机会。就公车改革与公车拍卖而言,中央机关已经宣示了其态度与决心,做出了公平、公正、高效的示范,地方就不能一拖了之、暗箱操作。就中国目前巨大的公务用车体量而言,若公车改革落实合法、合规、到位,公车拍卖应是一首中央与地方共同奏响的“交响乐章”,应呈现出“万花争艳”的繁荣与美丽。我们期待这种繁荣与美丽。

面对这一积弊已久的顽疾,过去自下而上的改革路径缺乏强大的动力,中央终于“痛下杀手”,从顶层设计入手,进 行自上而下、统一部署的改革。中央和国家机关先行,为地方政府做出表率和垂范,力图用社会化、市场化手段,在2~3年内破解过去20年来未解决的困局,啃 下这块“硬骨头”,可见改革的力度之大、范围之广、决心之强,这也是此次新政反响巨大的原因所在。

中央层面车改推进 仍有细节待完善

金沙6165 1

7月1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和《中央和国家机 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方案》,明确了公车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按照方案,中央和国家机关公车改革力争在2014年年底前完成,中央和国家机关所属非参公事 业单位、中央企业和中央金融企业公车改革力争在2015年年底前完成,用2至3年时间全面完成公务用车制度改革。这也标志着持续了20年的公车改革终于全 面启动。

2014年底,在中央层面传出公车改革的好消息,一些地方党政机关改革取得进展的消息也纷纷传出。专家认为,中央先行改革能起到示范效应,但同时各地区情况差异大,落实改革更需要创造性。对于多出来的公车如何处理、补贴标准如何制定,以及公车取消以后公务用车的社会化服务规范怎么制定,这些车改的重要内容,各地都应结合实际进行探索。

消息一出,各大论坛、微博、微信对该话题的讨论和转发迅速升温,足可见公众对此事的关注度之高。公车消费滋生了公车超标、公车私用、公车浪费等“车轮上的腐败”,多年来备受诟病。可以说,此次中央重拳出击公车改革,顺应了民意,得到了公众的一致肯定。

随着2014年7月《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和《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方案》陆续发布,持续了20年的公车改革“破冰”迈出了坚实的一步。2014年底中央和国家机关公车被封存及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员最后一张工资条上“交通补贴”的出现更是让公众看到公车改革的身影。专家表示,这仅完成公车改革的第一步,政策并非既定的“一纸公文”,不明朗之处还需在改革进程中进一步细化。

取消副部级以下官员用车、取消一般公务用车、普通公务出行将由公务人员自行选择社会化以及适度发放公务交通补 贴是本次改革的要点。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认为,本轮公车改革将涉及大约80万辆全国公务用车、近6400辆中央国家机关本级公车,“如果把全国年度公车 耗费的综合成本以若干年传闻中所说的3000亿元作为假设的具体数量依据,那么车改到位之后,每年因车改减少的支出将达到1500亿元以上。”由此可见, 公车改革将大幅降低公车使用的行政成本,是积极推进廉洁型机关和建设节约型社会的重要举措。

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员2014年最后一个月的工资条上多了一项新内容——交通补贴,中央层面的公车改革终于在《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规定的时间节点交上了一份答卷。但面对公车改革在中央层面仅完成第一步,公车如何处理、司机如何分流等问题还未落地;而地方层面的公车改革进程参差不齐。专家表示这份车改的“答卷”,还尚未完成。

不过,公车改革动了既得利益者的“奶酪”,在推行中势必会遭遇阻力和“变通”。人们在拍手叫好之余,也对市场 化能够在公车改革中起到多大作用、公车改革最终能收到多大成效持观望态度。在过去的改革中,出现了既拿补贴又坐车、把交通补贴变成隐形福利、公车拍卖导致 国有资产流失等治标不治本的现象。未来如何保证改革措施不走样、改革效果不缩水?如何避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象的再度发生?这无一不考验着本届政府的 决心和智慧。

各地情况不同 地方车改不能“一刀切”

一直作为行政体制改革领域“难啃的硬骨头”的公车改革,终于迎来政策的强力推进。

2014年初,江西省新余市开启公车改革工作,陆续将全市八成以上的公车公开拍卖。保留下来的130多辆公车均由市公务用车服务中心管理,统一安装有明显标识的号牌和GPS定位系统,防止公车私用。县级以下公务人员用车实行市场化提供。同时,新余市以公车改革为契机,清退了1500多名政府临时用工,其余的通过劳务派遣或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形式解决。

虽然是民心所向,但公车改革是个多年未解的困局。从1994年中央发布《关于党政机关汽车配备和使用管理的规 定》算起,公车改革已走过了漫长的20年。20年间,中央曾启动试点,地方也曾进行尝试,但始终踯躅不前,与之相伴的是公车数量的持续增长、公车购置和运 行费用持续膨胀。财政部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公开的中央“三公经费”数据中,公车费用几乎每年都占六成左右。它不但造成了严重的财政浪费,大量消 耗了各类资源,增加了纳税人的分担,更损害党政机关的形象和政府部门的公信力。

不过,在新余有些基层干部也反映公车拍卖后,公务用车改成租车,但成本比以前使用公车时还高。进行生产安全检查、基层走访等工作也多是开私家车,路况差、车辆受损严重,维修费用也较高。长此以往,一些乡镇干部可能会减少外出,影响其了解基层实地情况。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凯认为,中央各部委全部完成公车改革应该要有权威的发布,一方面对改革前后各部委拥有的公车数量,包括通信用车、应急用车、执法车辆和保留的领导用车数量,应向社会公布;另一方面,改革后发放补贴等形成的财政支出与改革前的对比数据要向社会公布。“只有将这些数字向社会公布以后,老百姓才能真正体会公车改革是否彻底。”

新余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车改办副主任傅水珠说,“经过仔细研究,新余车改力求以不影响正常工作和公务运行效率为前提。远近结合,按市域内和市域外划分,采取货币化与市场化相结合方式保障。当工作人员到市域内公务活动时,统一使用公务用车改革市民卡,不能变现。当需要到市域以外公务活动时,鼓励使用社会公共交通,将按出差规定报销。而且补助有上限,市域外单次补助不得超过200元。”

本文由新豪天地登录网址发布于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公车改革将大幅降低公车使用的行政成本金沙6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