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儿子不好意思对那个女孩的妈妈道歉,我

很多新手司机来说,最不愿意开的就是那些乡间小路了,这些乡间小路弯弯绕绕,而且特别狭小,在不少地方还经常突然出现些限宽石墩,一不小心就容易撞上;等好不容易在石墩前刹住了车,却又怕在过石墩的时候会把自己的爱车刮花了。

  她已经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外门口的小石墩是她纳凉休息的地方,如果不是上厕所,或者吃饭,她一天的时间就耗在这石墩上了。就像一个年迈的石狮,守护着一家的安宁。明眼人看出她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人,她一直朝着那条逶迤的乡间小路望去。混沌的眼里承载了太多的期盼和希翼。干瘪的嘴里有时会絮絮叨叨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这条小路太冷清了,谁会走她门前过呢?住在村的大后头,无事无非的谁也不愿意走这条泥巴路,村前头早就修好了宽敞的水泥路。上集和下田别提多方便了,一拧电车把“呜——-”的一声跑出去好远。
  老人的一日三餐是由住在村里的儿子负责的,到了饭点儿子或者孙子就会掂着一个老式的铝饭盒不紧不慢的出现在这条逶迤的土路上。一开始的时候老人两眼还会出现亮光,当近了看见是给她送饭的,她就会黯然的低下头去。接过饭盒冲儿子或孙子挥一挥手,儿子或孙子就逃也似的离开。年纪大了他们总觉得老人很埋汰。这就是他们宁愿给她不厌其烦的送饭也不愿和她住在一起的原因。老人也不愿跟他们住,事多不说,万一小婉回来了找不到她怎么办。那么乖巧的女娃子不会不来看她的。她走的时候已经十二了,什么都记得的,她一定记得家门前的这条土路,一定记得她小时候常常爬上爬下的石墩。
老人的儿子不好意思对那个女孩的妈妈道歉,我离我家的老房子近了。  远远的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女孩蹦蹦跳跳的朝这走来了,老人好像一下子年轻了许多,走路也利索了,拐杖倒是显得碍事了。离女孩越来越近,老人的眼泪开始不断的涌出:“女儿呀,你不知道我想了你多少年,没想到临死了还能再看你一眼。”她失控的丢掉拐杖扑到小女孩的身上,女孩吓坏了,大哭起来。女孩的妈妈赶紧把女孩拉在身后:“你这个疯老婆子想干什么?!”老人的儿子送饭刚好看见这一幕,扶起老人说:“娘,你这是干啥呢,你吓着人家孩子了。”老人满脸的委屈,手依旧固执的伸向那个女孩,干瘪的嘴里吐出两个字:“婉儿。”老人的儿子不好意思对那个女孩的妈妈道歉:“对不起,我娘她认错人了。”老人的儿子扶着老人转身回去,边走边对老人讲,那个小女孩不是婉儿,不是他妹妹。婉儿走了有四十年了,那一年他妹妹走在上学的路上出了车祸,他和父亲怕老人接受不了,就说妹妹走丢了。让老人还有个盼头。谁知道这个谎言让老人煎熬了四十个春秋……
  后来老人就不在石墩上坐了,送去的饭吃的一次比一次少,精神一日比一日差。老人的儿子估摸老人这是要走了,就一刻也不敢离开老人。到了第三日老人精神一下好了很多,对儿子说:“我要见你妹妹去了,我要早知道她在那儿等我,我早就去了。”说过面如桃花,安然的睡去,再也没醒来……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已经好久没去老房子看看了,我对老房子充满着怀念。

金沙6165 1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柳江古镇

    沿着那一条早已经废弃的小路,我走近了我家的老房子。

洪雅

  那座老房子是我爸妈结婚时盖的,据说盖的时候我爷爷给少盖了五米,这便成了我妈跟我爷爷奶奶吵架的一个说头。从我记事起,我妈就跟我爷爷奶奶不合。

发表于 2011-04-05 09:28

金沙6165,借着三天的小假期,出游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的想法围绕着我们,经别人推荐,就决定去柳江古镇游玩,时间定为一天。 大家都怀着兴奋的心情,有个同伴出门时还不忘给自己补补妆,呵呵,10点钟我们集合后出发了,成都到柳江古镇从导航仪上总计150公里,但是怀着出游的心情,我们没有太着急,悠悠缓缓的行驶在公路上,成都的天气总是灰蒙蒙的,可是太阳公公不时的探出脑袋来给我们送出阳光,笑迎着我们,公路边两旁的油菜花尽管已快到花谢的时间,里面已夹着绿油油的油菜果实,等着过段时间成熟就能出成果了,可也尽情的盛开着,不留给我们一点遗憾,因为在高速路上就没有停车拍照了。我们在车上尽情的欣赏着这些美,心情总是那么欢快。 从成都到达眉山地界时,从高速公路下到乡间小路,车有些颠簸的感觉了,但是两旁不时的出现整排的白杨树,高高的矗立着,简直能跟黄山的迎客松有的一拼了,慢慢的也能看到周围巍巍的大山了,看似乎没有太远的距离,但是要去攀登的话应该还是得作个充分 的登山准备才行,有进人山区的感觉了,我们想应该不远了吧,从丹棱到洪雅再到柳江古镇,就这样去的行程花了3个小时,我们到达目的地了。 古镇是依山傍水而建的,树木葱郁,那里没有污染,空气清新,我们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满是人了,有游玩的,有摄影的,有采风绘画的,还有很多小孩子在戏水打闹,我也赶忙取出相机拍照留念,,河上几座石拱桥,河下修葺的联系两岸的石墩,不管胆大的还是胆小的都想到那去试试,其实到石墩中间的位置拍照是很不错的,可以把两岸的景致尽收眼底,于是在 那停留片刻欣赏风光也是不错的,岸的一边有坐落的曾家大院,据说是以前地主的住宅,、从外围看很是壮观,因为门票10元/人,我们没有进去,感觉这就是一个不可窥视的府邸,有种神秘而其实什么也没有。沿着岸上行走,可以看到紫色的玉兰花在枝头开放着,这里还能见到娑罗树,稀稀落落的,不过在挨着山边有个桫椤苑,我还是蛮喜欢,,顺着我们前进右手边有个长廊,可以到那里休息并观看对岸的吊脚楼,可是我们一行人,直接就冲到河面上的那个石墩,每个石墩都有一定的距离,和水面贴的很近,沿着这我们到了对岸,吊脚楼是依山而建的,突然他们看到一个石磨豆花的石器,都捞起袖子亲手试试,旁边一棵大树,根须很粗壮,枝叶茂盛,就像顶打伞,为当地的人民挡风遮雨,默默的守护着这里,往前行走,很多小吃,当地的特色,像藤椒油,这类的统统展示给我们,一下就有了饥饿的感觉,我们选择了一家环境不错的馆子,通过老板的推荐直接点了一个九大碗,包括(咸烧白,甜烧白,脆皮鱼,油烫鸭,花生米,炒油菜,凉拌皮蛋,东坡肘子,酥肉汤)很有特色的组合,但是如果怕油腻的就别吃了,呵呵,如果是情侣之类的来的话去吃小吃是很不错的,那个千层肉饼,皮酥脆,味道很不错的,还有喜欢卤水食品的也不错,买上这些小吃,找个喝茶的地方,静静的坐着也是不错的,带着几分闲情,很是舒服的。 时间一晃就是下午4点30分了,差不多该回去了,就这样我们带着自己的收获高兴的回去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照片就是传不上来)

  慢慢地,我离我家的老房子近了。

一年没过来了,老房子早已变了样子。

    我不想去看我家的老房子,因为这会引发我对老家的怀念,这种怀念是十分不舍与难忘的,因为它承载了我在哪里20年的时光。门楼子已经变了形状,大概是承受不住上面的水泥瓦的重量,已经成了一个弓形,在太阳的照射下,它的影子好像我的爷爷,弓着背艰难地走着,大门已经褪色,但是上面残缺的对联上的毛笔字还依稀可见“竹报平安福临如意府;花开富贵春到世纪村”。充满了对家庭的祝福和对未来的期望,门前的两块石墩已经布满了黄土,以前我爷爷好像是要完成什么任务似的每天下午两点左右都会来坐一坐,直到有一天,石墩上再也没有了他的身影,石墩上的灰尘便慢慢多了起来,再后来便布满了黄土。

  大门没有锁,我推开了门,吱~~~,好似一位老人在呻吟着说着这座房子的历史,声音如穿越了似的从以前传到了我的耳朵。

  曾经的厨房,房顶和后墙都已塌了个大洞,似乎大雨随时都会冲倒,看着让人有些揪心。母亲曾在这间厨房里忙碌。虽然是房子很小,墙都被熏黑了,但母亲总是收拾的干干净净,东西永远摆放的有条不紊,锅台擦得油光明亮。冬天的时候,早晨天还没亮,我们正睡的香,而母亲就会悄悄起来去厨房,然后再做一大锅洋芋面,叫我们起床吃。在寒冷的冬天,我们津津有味地吃看母亲做的热气腾腾的饭,浑身暖融融的。吃饱了,母亲会把煎饼包好给我带着去上学,小学的时候我中午都会带饭,这样就不用回家吃了。我踏着微亮的晨光哼着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那些记忆是多么的清晰,多么的深刻。苍桑的寒风,拂走一串青春的想念,回首,仍是甜蜜。而那些闲置的篱笆,影子和墙,无言,无语的静默着。

  风干的昨日,看往事,在如水的诗行里蹁跹,时光,悄然从指间溜走,老房子,留下了我们全家无数的故事与酸甜苦辣。曾记得,每年的冬天的早上,我在炕上,看着窗户玻璃上的一层后后的冰霜,看着它形成了各种的形状,我便进行遐想。曾记得,我小时候挤在热乎乎的光席炕上,听妈妈讲故事,当我们慢慢进入梦乡,而母亲总是在我睡着的时候在缝鞋垫。有时一觉醒来睁开惺忪的眼晴,看见母亲仍低着头,手上下挥线的身影。

  老房子,红砖墙,我的童年。大地母亲给我的庇佑。我相信你还在庇佑我远行的种种,你还守护者我一生的最真。

    写给老房子,写给我的老房子,写给我的红砖墙,写给那些陪我疯长的生命。

本文由新豪天地登录网址发布于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老人的儿子不好意思对那个女孩的妈妈道歉,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